开云体育-KY122开云体育(亚洲)唯一官方网址

♠《开云体育》提供的赛事有欧洲杯、国足、NBA、CBA、篮球、欧冠、亚冠、英超、意甲、德甲、西甲、欧洲国家联赛、世界杯、足球、综合体育等赛事。

Tag Archive : 科幻想400字作文

书海扬帆“小小科幻家”少年科幻征文创作活动打开你的未来世界

科幻不是虚无缥缈、不切实际的幻觉,而是一种基于科学技术、经验基础之上的“指向未来的特殊想象”。

《银河帝国三部曲》作者艾萨克·阿西莫夫曾将科幻定义为“关注科技进步对人类影响的文学分支”。科幻作品拥有某种前所未有的预言性,“虚拟现实”技术在作家斯坦利·温博姆1935年创作的科幻小说《皮格马利翁的眼镜》中就已提及。

从1904年荒江钓叟的《月球殖民地小说》发表至今,中国科幻正在形成独特风格和特色。银河奖、星云奖得主七月创作的原创科幻长篇《小镇奇谈》以从小长大的汉旺小镇为故事背景,讲述了一群少年的故事。这种结合了作家本人生活经历的真实创作,让这本书洋溢着中国特色的情感张力。

很多优秀的科幻作家在青少年时期就热衷于胡思乱想,构思不可思议的未来世界。2022年海淀区红领巾读书活动举行“小小科幻家”少年科幻征文创作活动,面向全区中小学生招募科幻小作家,也许将来的玛丽·雪莱和刘慈欣就在你们当中。

主要描写现实的或想象的科学与技术对社会及个人影响的虚构性科幻文学创作,包括科幻故事、科幻记叙文等原创作品。可结合创作内容附原创插图,插图非必要要求。

1.此次征文活动通过少年儿童独特视角表达对现代科技认知的理解和无限想象,探索科技创新对人类社会发展的无限可能,充分发挥少年儿童想象力、创造力,采取无命题创作形式,自拟题目,题材不限,内容不限,文章结构不限;

2.科幻创作应具备完整的基本写作六要素,作品必须为作者本人原创,创作内容不得违反我国宪法和法律,且由学生独立完成。任何篡改、抄袭、侵权或明显借鉴情况都将被视为无效作品,取消参选资格。

3.作品内容健康向上,围绕现代前沿科技发展展开创想,引发思考,启迪智慧,不得偏离科学常识、自然规律。

本次比赛小学组和中学组各评选出一等奖5名、二等奖10名、三等奖15名(奖项设置将依照实际报名情况进行适当调整)。一、二等奖的优秀作品代表海淀区参加北京市评选。

奇想宇宙招两名科幻编辑月薪20k-30k15薪!同时征文稿酬200-300元千字

「奇想」重启,「奇想宇宙」平台初建,然而,在我们多方招聘和征稿的路上,频频被指出“过时”,因为我们说我们想做“黄金时代”的科幻。

“黄金时代”,与其说是一个时代,不如说是一种类别、一种审美取向。就像英伦摇滚(Brit rock)已经超越了“英国90年代的独立摇滚”这个概念,而泛指与其一脉相承的曲风。

在西方,“黄金时代”指的是“硬科幻”——硬科幻,又称硬核科幻,相对于软科幻,它更强调科学细节和逻辑推导的合理性。它通常与科幻名编约翰·坎贝尔的个人口味联系在一起。

坎贝尔偏好的故事类型:扎根于科学的小说,主人公解决问题或者力克强敌、扩张主义的、人类中心主义的(经常是男权中心主义的)硬汉小说,对于可能的技术以及它们对社会和人类可能产生的影响的猜想演绎。

坎贝尔给阿西莫夫指点故事的结构和故事发展的逻辑,要求作者必须想象一些读者本人未能想象到的东西,或者想象一些比读者所能想象的更深入细致的东西——最好二者兼备。作者必须让读者拍案称奇。坎贝尔喜爱的令人称奇的绝招之一便是推理,尤其是当推理向世俗的智慧提出挑战的时候。

这一风格的代表人物是有着“科幻三巨头”之称的阿瑟·克拉克、罗伯特·海因莱茵和艾萨克·阿西莫夫。

我个人不太喜欢“软硬科幻”的概念,最主要是因为“软科幻”的定义太不明确了。

有的按照科技含量的多少来分,一些更注重文学性甚至艺术性的科幻写作探索,也被称作软科幻;

还有些故事,只能说夹带一些科幻元素,但并不重视科幻元素的合理性,这类故事也被认为是软科幻。

以上三种,第一种,我愿意将之归类到硬科幻中,因为它的科幻设定是硬核的,是深度参与故事发展的,它在科学(虽然是文科)上的猜想是奇特、有想象力的,它对种种可能或者不可能的未来进行预言或者演绎;

第二种,我愿意称之为先锋/新浪潮科幻,我个人有非常欣赏的该类型的创作者,但这里不展开讲了;

三种“软科幻”大不相同,甚至这种划分都不在一个维度上,就好像把小说划分成了犯罪小说和西班牙语小说。外行们用“软科幻”一词来指代这几类完全不同的小说,未免有些轻侮人了。

所以,我倾向将黄金时代风格的科幻小说,称为古典科幻、传统科幻或者严肃科幻。

西方的黄金时代随着坎贝尔和三巨头的逝去结束了,但是他们的精神依然影响着后世。

中国科幻黄金时代的标志性起点莫过于98年刘慈欣的《鲸歌》横空出世,一般业界认为该时代持续至2010年《三体III:死神永生》出版为止。

实际上,作为一名在黄金时代成长起来的青少年,我个人的感受是,黄金时代在06年就结束了。

为了写这篇文章,我查到了人称“科幻界百晓生”的三丰老师在2013年总结的《科幻世界》销量数据:

1999年 — 30 万份/月(来源:秦莉:小众化期刊赢得大市场(《传媒》2007年12期))

2007年 — 32 万份/月(来源:《科幻世界》:世界同类期刊发行冠军 (《中国新闻出版报》2008年3月5日))

2012年 — 16 万份/月(来源:《四川日报》2013年5月28日报道)

如果说,西方的黄金时代小说(即古典科幻)是指刊载在坎贝尔主编的《Astounding SF》和《Analog》上的小说,那么中国的黄金时代小说就应该是刊载在1998年-2006年的《科幻世界》上的小说——

当然,2006年以来,这个风格的科幻作家也一直存在,比如《时间之墟》的作者宝树、《火星孤儿》的作者刘洋、《群星》的作者七月,《宇宙跃迁者》的作者郝景芳,等等。

我时常会想,古典科幻还有读者吗?这种我个人最喜欢的小说类型之一,是不是过时了?就像本格推理一样,被社会派按在地上摩擦——巧了,本格推理就是笔者最喜欢的另一种小说类型。

网文科幻中的精品诞生,颇有一种“高手在民间”的感觉,杀了逐渐堕入小圈子抱团取暖的科幻圈一个措手不及。袖侧的《攻略不下来的男人》、Priest的《大英雄时代》、祈祷君的《开端》、鹿门客的《文学入侵》,每一部都引人入胜,令人欲罢不能、拍案叫绝。

这些颇有黄金时代遗风的作者还都是女性(或女性视角),所以我倒是要反对罗伯茨对黄金时代风格的描述了——“男权中心主义的硬汉小说”这一定义全无必要,硬核和硬汉毫无关联。其他的女作者,像钱莉芳、郝景芳和昼温也都写出了震撼人心,令人久久不忘、常常回味的科幻故事。

另一个声音告诉我,时代变了,就像港片港乐不再风靡,一切辉煌戛然而止,只有像我这样的老派还沉浸在少年时代的回忆里,不愿长大。

也许吧,但即使是这样,也总有那么一群人,和我一样,还在守护着心里的一方净土吧。我们可不可以,把对科幻的标准严格地制定出来,只精准抵达这一小群黄金时代的科幻迷呢?

——我相信这群人的总数也并不小,足够养活我们的编辑部了,我更加相信,这一群科幻迷,是改变世界的人,是在世界有话语权的人。我们只为这一群人服务,我们只收这一种风格的科幻作品,我们不会让每一个抱着对古典科幻的热爱和期待而来的读者失望。

大家好,我叫东方木,奇想宇宙科幻站的内容主编,在可以追溯的记忆里,初一12岁在数学老师的影响下开始看《科幻世界》,刘慈欣的铁粉,最喜欢的科幻电影是《彗星来的那一夜》——奇观和战斗场面很好,但还是思考最有趣。

科幻站的总站长是唐风,刘慈欣在《科幻世界》的首位责编,同时,也是我集中订阅《科幻世界》那几年他们的核心编辑。

遇到唐风老师,我才确定我的审美并没有任何问题,我就应该用我的审美偏好去推选稿件,贡献给像我一样的读者,为科幻迷守护我们的精神家园,打造属于我们的、永不过时的——黄金时代。

只要你在14岁以前开始看科幻,并且有不错的中文水平(我们会有笔试题,测试你对基本语法的掌握),你可以豁免编辑经验。

我们也开放征稿,只欢迎写古典科幻的作品。我们的稿酬在200-300元/千字,同时我们给出作者超高的版权收益分成,我们还会配备最佳的运作团队运营你的作品——你更珍贵,你的脑子更值钱。你是我们这些编辑愿意奉上整个人生去培养、去推销的人。

有时候我恍惚觉得,这些人本来猫在一个大房子的各个角落里,一敲锣喊吃饭就全冒出来了。想起小时候读过的武侠,隐匿多年的帮派老人决定复出,燃一缕狼烟,消息被传递至村庄、城市、山区和荒漠,正在田间耕种的老汉、街头被人欺负的小贩、喝酒赏花的公子哥,原来都是默默隐忍的江湖高手,他们伸个懒腰,挺起身,念叨道,该出发了。

一、 请以word文档作为附件进行投稿,邮件和附件文档标题均设为:作者名-《文章名》-字数

三、 5万字以内中短篇稿件须是已完成的作品,不接受大纲、梗概、部分稿件投稿;5万字以上的长篇稿件可以未完成,但至少完成前5万字,并附后续写作计划。

四、 稿件请附带故事梗概,并将其写到稿件文档里,不要写在邮件正文或者其他文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