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云体育-KY122开云体育(亚洲)唯一官方网址

♠《开云体育》提供的赛事有欧洲杯、国足、NBA、CBA、篮球、欧冠、亚冠、英超、意甲、德甲、西甲、欧洲国家联赛、世界杯、足球、综合体育等赛事。

Tag Archive : 同步作文三年级上册童话故事

作家郑渊洁:我决定停止发行《童线

第495期,《童话大王》最后一期的数字。发行36年、总销量超过2亿册的传奇童线年冬天突然停刊了。作为唯一的撰稿人,郑渊洁艰难地做出了这个抉择。

郑渊洁21岁开始写作,30岁成为“童话大王”,这本杂志也如同其声名一般,早已横跨70后到10后五代读者。停刊前,《童话大王》虽不及巅峰时期的月销量百万册,但每年仍有几十万元收入。

《童话大王》创刊时,郑渊洁用钢笔写作,每天都要灌一次墨水。有一次,郑渊洁写了一个多月仍然有墨水,还以为“写童话写出真童话来了”。直到一天晚上,郑渊洁才撞破这个秘密,原来是父亲郑洪升每晚偷偷灌墨水,父亲问他想要写多少年,郑渊洁回答:“只要你和我妈妈活着,我就一直把它写下去。”如今,这个停刊的抉择殊为不易。“我这个岁数的老男人,”已经66岁的郑渊洁自嘲道,“很长时间都没有哭过了。”写下最后一封告别信的时候,郑渊洁的眼泪控制不住地往下掉,“几乎是从头哭到尾”。信中的内容反复纠结和修改,“比之前写过的任何一部作品都难”。落笔结束,舒克、贝塔、皮皮鲁、鲁西西、罗克……这意味着他们将要永远离开《童话大王》的家,远去“流浪”了。

在《郑渊洁写给三个商标的一封信》中,郑渊洁提到了一个困扰其32年的“童话故事”,由于各方面阻力,涉及皮皮鲁、童话大王、舒克三个侵权商标竟然至今未能维权成功。“过去我认为没有任何事情能阻止我写作《童话大王》月刊,但是我错了。你们三个商标能够阻止我写作《童话大王》月刊,你们做到了”。

2005年,《童话大王》改版时,郑渊洁曾说要“再来二十年”。那时,郑渊洁便已经面临严重的盗版和商标侵权问题。十五年后,当郑渊洁打一个举报电话便能轻松解决盗版书的问题时,商标维权仍然令其“心力交瘁”,倍感艰辛。

三十多年来,郑渊洁坚持每晚八点上床睡觉,凌晨四点半起床写作,大量的新作已经完成但尚未出版。“怎么才能不让这些侵权的人盯着我?我想了一个办法,我写出来的作品决定不再发表,抗议商标侵权,但是并没有看到好的效果。”

郑渊洁粗略计算了一下,如果全部672个侵权商标维权成功,按照目前的进度,至少需要几百年时间。“我现在基本上已经看不到希望了。”郑渊洁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每一个案子拖的时间越来越长,平均每一个商标需要维权6年,最长一个是14年,每一个案子平均花费9万元。现在,672个侵权只有16个维权成功。”

“我决定从2022年1月起,停止写作《童话大王》月刊,拿出全部精力对你们维权。”郑渊洁挥泪宣布,这是他对抗商标侵权的新决定——以上述三个侵权商标案解决为契机,直至全部侵权商标维权成功,“我希望停刊这个举动能够促进某些部门重视商标领域的保护”。

1985年,《童话大王》在山西创刊,这源于郑渊洁多年来的一个维权想法——“多劳多得,按劳取酬”。当时,版税制还未全面纳入到稿酬体系中,写作多年,郑渊洁的稿费尚不足两千元,“一本杂志,只登我一个人的作品,如果这个杂志发行量上去,那么我就可以和出版社讨价还价了”。

“从一开始作品散登在各种儿童报刊上,到最后决定将它们集中到一起,都有维权的考虑。”郑渊洁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创刊号的版权页刊登了律师的名字、维权声明。”为了维权,郑渊洁甚至还背会了商标法全文,“在法庭上几乎已经没有律师能把我驳倒了”。

三大商标侵权案之一的“第7197328号皮皮鲁商标”,2010年被邹某恶意抢注,用于售卖皮皮鲁牌猪皮肉。注册公示发布后,郑渊洁立即来到国家商标局申诉,大厅的工作人员甚至主动劝导他,“他是卖猪皮肉的,你是写童话的,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关系,而且他把你的皮皮鲁印到外包装上,还是给你做宣传。”

“十年前连受理都很困难。”郑渊洁感到无奈。2017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施行。郑渊洁提到,大环境好转,这令他看到了事情的转机,于是次年便向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提起无效宣告申请。

用郑渊洁的话说,没想到之后的维权之路简直是“三上三下,几经翻转”——先是商评委同意了无效宣告申请;之后邹某将商评委诉至知识产权法院,判决支持邹某;商评委又上诉至北京高级人民法院,但仍然维持原判;接着,商评委作出了相反裁定,裁定商标可以继续使用;最后,郑渊洁又将商评委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等待审理结果。

过去五年,“郑州皮皮鲁西餐厅案”“卤西西案”“南京舒克贝塔宠物用品案”等相似的案件均以郑渊洁胜诉而告终。“商标领域维权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从行政管理部门审核、注册到相关法院判决,自由裁量权过大。”郑渊洁认为,“完全相同的两个商标侵权案例,能作出180度的完全相反的裁定或者判决。”

大量侵权案例还包括成都“皮皮卤”、江苏舒克内衣、天猫山寨“童话大王旗舰店”、福州皮皮鲁畜类人工授精商标等。这些案件维权之艰辛,令郑渊洁产生了停刊《童话大王》的想法,他希望以此“抉择”来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

侵权方给出各种奇怪的理由。“他们说反正郑渊洁也不写了,那就让我们用一下;还有的让我证明童话人物有影响力,我拿了报纸整版报道,他们说不是头版。”郑渊洁开玩笑说,“他们其实应该把他们的才华用在写童话上,那我就没饭吃了。”

唯一一个可能达成私下和解的是某个“舒克”商标侵权案(不是江苏舒克内衣),郑渊接受了和解,目前尚未签署合同。“我是这样的性格,你尊重我的知识产权,那什么都可以谈。”郑渊洁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有一些是不能用的,注册酒类、电子烟之类,儿童角色怎么能这样?你这就没有社会责任感。”

《童话大王》宣布停刊后不久,12月23日,郑渊洁接到了来自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两个判决结果,其中,三大商标案中的江苏舒克内衣商标案、成都皮皮鲁猪皮肉商标案,法院已经判决侵犯知识产权成立。天猫山寨“童话大王旗舰店”案已经两年时间,近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商评委裁定该商标侵权成立,宣告无效。

“《童话大王》决定复刊的前提是672个商标全部维权成功。”郑渊洁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停刊声明发出来几天后,这么多年的积案立刻就判了,我认为还是有可能出现奇迹,但是从时间上看不是很快的事情。”

2005年,《童话大王》二十岁生日,北京大学为其举办了生日庆典。2015年,《童话大王》三十岁生日,清华大学为其举办了生日庆祝活动。当时,郑渊洁收到邀请函时还感到惊讶,“怎么北大和清华会有我的读者?”原来这些优秀生看了郑渊洁童话,作文拿了高分,郑渊洁调侃“考试分数逾70者禁看”。

郑渊洁维权期间,很多律师主动找上门。“他们小时候是我的读者,一些人看到了《童话大王》的律师声明后,长大了以后从事法律工作。”

郑渊洁只上过四年小学,没有文凭。他回忆,上学时自己把老师的题目《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改为《早起的虫儿被鸟吃》,结果被罚说100遍“郑渊洁是最没出息的人”。成为作家后,郑渊洁决定为那些被人粗暴定义为“差生”的孩子写作和说话。

《童话大王》的最后一期刊登了与第一期相同的故事。其中有一篇超短篇童话《皮皮鲁在颐和园》。“石舫是不能开的,也是不会开的。”郑渊洁写道,“这是所有人头脑里的一成不变的观念。”结果,皮皮鲁开动了石舫,遭到了老师处分、父母批评。围观这个“没出息”孩子的人群中,传来了一句“能把石舫开走的孩子,将来准能把宇宙飞船送上天”。

这句话似乎也代表了郑渊洁的理念。“《童话大王》的基本理念一直是寓教于乐,通过故事对孩子进行道德教育,做一个有同情心、有正义感的人,所有人在一起的时候应该是公平的,应该去尊重别人。”

“孩子出了事犯了事,他的监护人、教育者要承担责任,孩子就是通过模仿来认识这个世界,或者交友不慎,或者监护人没尽责,跟孩子没关系,18岁以后孩子才具有完全行为能力,要对自己所做出的事情负责。”郑渊洁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我把这种观念融入到作品里”。

2002年,《童话大王》曾暂停刊登新作品,原因是当时受到了来自媒体“”的批评。有感于家庭“性教育”的缺失,郑渊洁在作品中增加了“月经”“遗精”等内容,结果被家长举报,索性杂志只刊登旧作品。郑渊洁还计算过,如果不重复刊登旧作品,还能持续九年。之后又因成人向内容、侵权等多方面困扰,《童线年后基本以刊载旧作品为主。

“写科普作品可以,但是不能放进文学作品里,否则认为你在越界。”郑渊洁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我没有再尝试过,但我用另一个方法写出来了。《皮皮鲁送你一百条命》虽然也是童话,但它是安全知识教育,里边有几条就是防性侵的。”

至今已有五代读者,郑渊洁和孩子之间始终没有距离。旧作仍在畅销,过去他们以信件交流,郑渊洁买下北京10套房专门储存信件。现在,郑渊洁开通微博、抖音等平台跟孩子们互动,产生了更多有趣交集,“所有的孩子跟我的互动,和以前是一样的,基本上就是寒暑假作业还没写、明天就开学、上课老混、有同学给我写情书”。

《童话大王》办到第二年,郑渊洁有一次去庐山参加会议,在场的一位大学教授笑话他“一个人写一个月刊是一个笑话”。郑渊洁“憋着一股劲儿”,为了自己和孩子们,一定要永远写下去,“就像现在商标侵权案一样,一定要打下去”。郑渊洁说,“一个人能写三十多年,也是时代的产物。我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再出现一位作家写一本月刊的事情,应该是后浪比前浪强,可能还会有这样一个人吧!”

什么是童话故事

1、从表达方式上看,童话主要分为超人体童话、拟人体童话和常人童话三种类型。但是三者并不是截然分离的,有时还相互关联。这就是说,在童话故事里,既有常人的表现方法,也有拟人的方式。诸如此类,诸如此类。

2、童话故事中可写的仙子妖魔,如《美人与野兽》、《白雪公主》、《白雪公主》等,即使是虫鱼鸟兽也会有一些想法,比如《丑小鸭》。神话故事就是在“幻想”的一面,“真”在另一面,让孩子们在其中产生奇妙的故事,激发孩子的好奇心和阅读的乐趣。

3、文字创作一般采用夸张、拟人的手法,并遵循一定的事件逻辑去展开离奇的情节,造成浓烈的幻想气氛,以及超越时空的制约,亦虚又实,似幻如幻的境界。另外,它还经常采用象征手法来塑造幻想形象,用影射、概括现实中的人事关系。床前故事是特别为孩子们讲述的故事,这种类型的故事被称为睡前故事。

心酸《童话大王》休刊!郑渊洁发文:写作42年30年在奔命维权

  可以说,在中国的儿童出版市场,《童话大王》本身就是一个难以再现的“童线期,总印数超过两亿册,创下世界纪录。

  作为中国知名的儿童文学品牌,在这本刊物上,每一个故事都由郑渊洁独立撰写,最高发行量曾达到180万册之巨。

  而郑渊洁笔下的皮皮鲁、鲁西西、罗克、舒克和贝塔也影响了几代人。曾经,郑渊洁还是中国作家版税收入最高的作家。

  前日晚,作家郑渊洁在微博宣布,将从2022年1月起,停止写作《童话大王》月刊,拿出全部精力进行商标维权。

  儿童刊物《童线后的童年回忆,陪伴了几代人的童年,但如今它也将要走到终点了。

  12月15日晚,郑渊洁发了一条微博宣布:“1985年创刊的《童线月停刊。”同时,附上了《郑渊洁写给三个商标的一封信》,信中解释,停刊的原因主要是要“拿出全部精力对侵权商标进行维权”。

  “郑渊洁宣布《童线月起停刊。”消息一出,顿时在网友和读者中间炸了锅,引发无数惋惜之声,一度还上了热搜。

  停刊的消息,出现在@郑渊洁微博上,也刊登在今年12月的《童话大王》杂志上。

  在微博上,郑渊洁解释了停刊的原因:“我要对36年来支持《童话大王》月刊的千百万读者朋友说声对不起,抱歉已经66岁的我精力有限,只能通过停止写作《童话大王》月刊从而拿出全部精力去和第7197328号皮皮鲁商标、第8229932号童线号舒克商标斗争维权。”

  原来并不是郑渊洁写不动了,而是他要维权,要讨回自己被抢注的672个商标。这些年,郑渊洁不是在维权中,就是在去维权的路上。

  一些商家恶意抢注的商标,就是他笔下具有高知名度的文学角色皮皮鲁、鲁西西、舒克、贝塔、舒克贝塔等,目前,一共有672个侵犯他知识产权的商标,“商标侵权问题已经让我四面楚歌!”

  郑渊洁明确表示,“想用《童话大王》停刊的方式,唤醒大家对保护商标领域知识产权的重视,这样如果还没用,那我可能将来只能停止出版我的所有书。”

  对于一个66岁的老人来说,维权之路劳碌辛苦;对于一个创作40余年的作家而言,侵权不断身心疲惫。

  无奈之下,挥泪做出停刊决定,就像告别“亲手养了36年的孩子”,内心怎么能不痛?

  《童话大王》的停刊,让读者们十分惋惜,想到会有这一天,但当这一天真的到来时,还是觉得不真实。大家都感叹:舒克贝塔,皮皮鲁、魔方大厦,就是童年的记忆啊……而对于维权,读者们纷纷表示支持,并期待复刊的那一天尽快到来。

  记得少年时代,每次路过街头的书报亭,总能在最引人注目的位置看到以下刊物:《小小说选刊》《读者》《星星诗刊》《舰船知识》……郑渊洁的《童话大王》,也有一席之地。

  70后、80后、90后、00后甚至是10后,谁没有看过《童话大王》?谁又不是郑渊洁的粉丝?

  时至今日,这份刊物已经走过了36个年头。这背后,是36年来,郑渊洁每天清晨4点半起床写作《童话大王》月刊,无一天中断。

  《童话大王》的文字占比极高,很长一段时间里图文比都超过9:1,所有的故事又都由郑渊洁一手完成,工作强度可想而知。

  1979年9月15日,郑渊洁创作的童话作品《黑黑在诚实岛》发表在《儿童文学》杂志,从此这一天被外人视为他儿童文学创作的开端,四十多年来笔耕不辍。

  1985年,小有名气的他创办《童话大王》杂志。这年的《童话大王》创刊号,还曾在拍卖会上拍出过10万元的价格。

  从《舒克贝塔传》《大灰狼罗克》《奔腾验钞机》到《魔方大厦》,郑渊洁创作了大量经典的童话故事,而且他的童话通俗易懂,却内涵深刻。

  1988年最高时发行量超过100万册每月,郑渊洁也逐渐成为中国最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之一。

  2011年联合国评选世界十大图书,由郑渊洁创作的《皮皮鲁总动员》和《哈利波特》并列第四名。

  写作之余,郑渊洁还经常会给自己的小读者亲笔回信。对于自己的读者,郑渊洁是数十年如一日的温暖。

  一个众所周知的故事就是,上世纪九十年代,郑渊洁因为读者来信堆积成山,他在北京一口气买了10套房,专门用来存放这些信件。

  上一次是在2002年,郑渊洁被央视《今日说法》节目点名批评,撒贝宁在荧屏上称他的童话作品中“充满了的内容”,节目播出后引起轩然,郑渊洁一怒之下宣布,从2002年后的《童话大王》都只刊登旧作。

  不过这些年来,郑渊洁一直都没有停下写作的脚步,一共写了500万字的作品尚未发表。按照他的计划,《仇象》等13部未发表的长篇小说,将在自己离世100年后出版。

  36年的坚持,13140天的挥墨,315360个小时的守望,作为中国的“童话大王”郑渊洁本身就成就了一个神话!

  由于皮皮鲁、鲁西西、舒克贝塔、舒克、贝塔等郑渊洁笔下的知名文学角色影响巨大,一些无良商家挖空心思傍名牌,恶意抢注商标,使得其笔下具有高知名度的文学角色皮皮鲁、鲁西西、舒克、贝塔、舒克贝塔等被恶意注册了672个侵犯郑渊洁知识产权的商标。

  他举例称,某餐厅未经其授权注册皮皮鲁商标,他用了14年才维权成功;某公司注册卤西西商标用于售卖卤腌食品,他用了10年时间才维权成功;某公司未经他授权注册舒克贝塔商标用于售卖鼠粮,他用了9年时间才维权成功。

  可即便如此,光是这三个商标的维权时间加起来就达32年之长,而这不过是侵权的冰山一角,另外还有672个侵权商标有待维权,在全部维权成功前,自己不会再提笔创作。

  也正是因为这数十年的维权失败,这一次,他终于决定用自己的力量反击:《童话大王》停刊!

  每个呕心沥血而出的作品都像是创作者的孩子,看到自己的孩子被他人不费吹灰之力地拐走、在肮脏的市场中牟利,然而多年诉求无门……哪个家长不恨、不痛心?

  商标的“先注册先得”机制本来是为鼓励创新,标示商品、服务来源,但是却被一些人滥用,走到了知识产权保护的反面。

  有一些人甚至成了“商标扒手”,把和自己八竿子打不着的名字、热词、文学人物先抢注下来,塞进口袋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很多人记忆中的“皮皮鲁”“鲁西西”都成了一件件摆在货架上的商品,用着人家的名字,却没有作者本人授权。

  恶意抢注之风愈演愈烈,一些不良商家借他人作品的“东风”,蹭热度、搭便车,企图牟取私利。

  主播“张同学”走红后,他的昵称也被多个商家哄抢,也许不久后,人们就将看到“张同学麻辣烫”“张同学烧烤”的商标挂满大街小巷了。

  值得一提的是,大多数人打商标侵权官司,诉求都是获取经济赔偿,以此讨还应得利益、弥补侵权损失。

  郑渊洁每次成功维权平均要花费9万元,而他所追求的结果往往仅是撤销侵权商标,不涉及民事赔偿。

  更重要的是,身为知名作家,郑渊洁就算让这672个维权商标挨个赔钱,所获收入也未必有《童话大王》正常出版一年的利润高。

  正因如此,常有人不能理解:郑渊洁为何宁肯“封笔”,也要在商标侵权这件“小事”上,不计成本与代价“死磕到底”呢?

  事实上,郑渊洁的行动,表面上维护的是自己的权利,但同时也唤起了社会对个别企业恶意抢注商标,侵犯作者知识产权这类情况的重视。

  在个人层面上,郑渊洁“16/672”的维权成果并不算“成功”。然而,也正是他的“不成功”,让公众看到了文化IP创作者在进行商标维权时到底有多难。

  商家恶意抢注商标,损害的是当事人的权益,欺骗的是社会公众的感情,破坏的是正常的社会秩序和市场环境。每一位作者的知识产权都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不能让任何恶意抢注行为成为阻碍作品创作的拦路石。

  前不久“潼关肉夹馍”“逍遥镇胡辣汤”事件引发了全民对于知识产权被滥用、盗用问题的关注。

  保护知识产权本不应该倒逼作家、创作者成为维权的专家,冲在最前线。倘若一位创作者没有郑渊洁的影响力,维权之路是否会更加艰辛?

  比起外界无数人的觊觎,个体维权的力量总归是有限的。 近年来,法律层面对于知识产权保护的条文、规定也在修订与完善。

  如何能够把保护产权的工作部署到位,让侵权行为没有立足的空间,需要相关部门及时落实。同时,如何能够为保护知识产权提供一条更加低门槛、易操作的路子,也是相关部门应该回应的需求。

  术业有专攻,比起维权的成就,相信人们更希望看到的是《童话大王》的复刊。作家踏踏实实地写作,少了被侵权的后顾之忧,创作本该是如此。

  《《童话大王》将停刊!郑渊洁:写了36年,32年都在维权,打击商标流氓为什么这么难?》,中国经营报